媒體報道
國開金融公司副總裁左坤:鄉村振興需要創新型的商業模式和金融產品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在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2018夏季高峰會上,文化旅游和鄉村振興成為企業家熱議的話題。在文旅論壇“才情江西的未來——景德鎮往事”上,景德鎮陶瓷文化旅游集團董事長劉子力介紹了景德鎮的文旅項目“陶溪川”,正是得到了國家開發銀行的貸款支持。

在本次論壇上,國開行全資子公司國開金融有限責任公司副總裁左坤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的專訪。

防范風險首先要判斷識別投資對象

NBD:國開金融的投資項目有什么標準?

左坤:國開金融是國家開發銀行的全資子公司,我們是一個做股權投資的平臺,到明年正好成立10年了。2008年開發銀行商業化改革的時候,國務院批準設立國開金融,到目前為止我們也是中國銀行體系里面唯一的一家投資公司。

在某種程度上,國開金融肩負著一個金融改革探索的使命,就是說銀行能不能辦好投資公司,而且這個投資的功能能不能更好地服務國家戰略和銀行自身的發展。

國開金融成立近10年來投資了不少項目,到目前為止我們形成了五大業務板塊,分別是:城鎮開發、產業投資、海外投資、基金投資和集成電路,每個板塊都有完全不同的行業特點和市場運作的方法。總的來講,國開金融選擇項目主要看兩個方面:一是戰略必要性。就是看這個項目是不是符合國家的戰略要求,符不符合國開行的政策目標。二是財務可行性。就是看這個項目是不是能夠很好地控制風險、實現合理的投資收益,避免造成未來的財務損失。

NBD:對于投資,首要的是防范風險,國開金融有哪些防范風險的措施和手段?

左坤:經過10年的發展,國開金融積累了比較豐富的風險防范經驗,我們的風險控制和經營業績是非常不錯的。我的體會是,防范風險最關鍵的環節還是要有很好的專業判斷能力、把項目選好。這里面涉及的因素很多,因為每個項目所屬的行業、地域、運作方式都有很大差異,投資團隊需要做因地制宜的判斷,包括項目的合作方、企業的創始人、操盤團隊的能力等,需要做非常復雜的全方位的評估。

NBD:國開金融投資的板塊和領域是多元化的,對于現在很熱的文化旅游板塊,國開金融有沒有關注和投資?

左坤:文旅這個板塊一直是國開金融的重點關注領域,過去10年我們在全國已經投資了一批文旅項目,而且現在也正在不斷地擴大文旅項目的數量和種類。現在國家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我認為文旅產業應該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核心方向,因為它是滿足富裕起來的中國老百姓娛樂休閑、精神層面的巨大需求。每年都有很多國人出國旅游,大家普遍感覺中國的文化旅游設施和服務水平,不僅與發達國家相比差距很大,甚至與一些發展中國家都有一定的差距。我們國家有這么多好山好水和歷史文化積淀深厚的地方,如果能夠把文旅設施建設好、運營好,吸引更多的老百姓在國內旅游消費,將成為拉動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

在文旅產業的發展方面,我覺得我們還做得遠遠不夠。基于國開金融的實踐經驗,我認為當前從事文旅產業的企業面臨很多困難,需要跨越“三座大山”:一是地方政府的支持,也就是說能不能得到很好的政策支持,特別是在規劃、土地,以及在旅游資源方面的充分授權。二是金融機構的支持,是不是能夠得到長期、大額的資金支持。對文化旅游行業來講,融資期限其實比融資成本更重要,一定要靠長期資金,因為文旅設施需要花費很大的精力去培育、孵化甚至試錯,從項目建設到具備人氣、再到商業價值提升,往往需要10年、15年,甚至20年,如果你只能拿到短期的商業貸款,不僅項目很難做成、做好,而且將面臨巨大的現金流斷裂風險。目前,在我們國家的金融體系中,能夠像國開行這樣提供10年、15年期貸款的金融機構是不多的。融資的短期化不利于高品質的城鎮化和文化旅游產業的發展。三是文旅企業自身的能力建設。因為搞文化旅游掙的是辛苦錢,需要彎下腰來,去創意,去運營,要做好很不容易。現在很多開發商轉型搞文旅,愿望、理念都好,但知易行難,能夠做出高品質產品的不多。要讓中國的文旅企業達到世界水平,我們還需要更多的耐心和努力。

社會資本跟進“鄉村振興”需要過程

NBD:我們了解到,國開金融提出過一個“鄉村振興”的概念,能介紹一下國開金融在“鄉村振興”中的一些模式和經驗嗎?

左坤:是的。國開金融在3年多前,大約是2015年下半年,研究提出了一個鄉村建設的模式,全名叫“以市民農莊為抓手的城鄉一體化建設模式”。這個模式不是心血來潮、憑白空想出來的,因為在此之前我們已經有近7年的城鎮化開發實踐,無論是大規模的城市新區還是小而美的特色小鎮,都涉及農民的拆遷安置和農村土地的整理,所以我們關注研究鄉村已經很久了,我們一直在思考鄉村怎么辦,但一直找不到好的商業模式。因為國開行、國開金融雖然是以服務國家戰略為目標的開發性金融機構,但我們畢竟不是財政撥款,也不是慈善基金,錢投出去是一定要回收的,不能夠形成損失,所以一定要有商業模式。

在鄉村建設商業模式的醞釀過程中,我們有個深刻體會,就是如果只是在農民、農業的范圍內去設計,難度很大。因為農民收入不高、農業的利潤很薄,如果要支撐比肩發達國家的、高品質鄉村建設的成本,是根本不可能的。這個錢誰來出呢?現在全國的鄉村建設多數是靠政府投入,但政府一方面負債率比較高,很難拿出更多的錢搞鄉村建設,另一方面政府投資在機制和效率上也有很大短板,必須要引入社會資本和市場機制,這就離不開商業模式。

最終,我們把鄉村建設商業模式的支點,放在了“市民下鄉”上。我們發現,日益富裕起來的市民階層對高品質田園鄉村生活的需求是十分巨大的。如果國開金融能夠帶著那些有理想和情懷、有資本實力的企業下鄉,在政府的支持下,不再采取傳統的城市拆遷、讓農民離開的方法,而是跟農民合作,讓農民也成為股東,我們幫助農民來經營鄉村,把鄉村重新規劃布局,通過前期的大投入,把農民安置好、把鄉村的生態環境和配套服務設施打造好,基本達到甚至超越發達國家的鄉村水平,然后吸引市民下鄉,通過市民的投資消費,回收鄉村建設的成本,并帶動鄉村的長期發展。我們堅信,這個商業邏輯是成立的。

在我們看來,市民下鄉有三重重大價值:第一,是短期的經濟價值,即市民的投資消費在短期內有助于快速解決鄉村建設的大額成本問題;第二,是中期的民生價值,即市民下鄉后將產生巨大的生產和生活服務需求,在中長期內能夠解決農民的持續就業問題;第三,是長期的社會價值,從長遠看這將是最重要的價值因素,即市民下鄉將為鄉村注入強大的市民知識階層,包括退休的政府公務員,以及各類企業主、藝術家、高級白領、知識分子、自由職業者等,從而改變鄉村老幼相守、缺乏知識分子的人口結構,構建強有力的鄉賢階層,并借助下鄉市民的資金技術和文化素養,帶動鄉村發展和農民整體素質的提高,加速鄉村以文化為支撐的全面復興。

國開金融這個模式3年前提出來之后,就得到國家發改委的支持,批準我們開展全國試點。去年十九大中央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以來,我們這個模式得到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和企業的歡迎,目前這個試點正在加速推進。

NBD:“鄉村振興”的理念和想法挺好,但“鄉村振興”中的金融供給如何保障?

左坤:十九大以后,金融業對鄉村振興是高度關注的,我了解很多金融機構都在研究怎么參與支持。但客觀地說,當前還面臨不少困難,關鍵就在于鄉村振興缺少商業模式,愿意下鄉搞鄉村建設的企業不多,金融機構面臨資金放不出去的問題。如果國開金融的市民農莊試點能夠探索出一個有效的鄉村建設商業模式,這對金融機構參與鄉村振興將有很大的帶動作用。

當然,即便是我們的市民農莊模式試點成功,金融機構在參與提供貸款支持的時候,也要做出很多的創新安排,不能照搬傳統的貸款模式。比如,在期限上,就要盡可能地長一些,因為鄉村的文化旅游、養生健康等產業設施需要培育。在抵押擔保上,對農村集體土地的估值標準和準入門檻要適當減低,以前金融機構對于農村集體土地的抵押基本是不接受的,因為商業價值不高。這些問題,都需要在實踐中不斷統一思想、完善調整。


媒體報道
國開金融公司副總裁左坤:鄉村振興需要創新型的商業模式和金融產品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在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2018夏季高峰會上,文化旅游和鄉村振興成為企業家熱議的話題。在文旅論壇“才情江西的未來——景德鎮往事”上,景德鎮陶瓷文化旅游集團董事長劉子力介紹了景德鎮的文旅項目“陶溪川”,正是得到了國家開發銀行的貸款支持。

在本次論壇上,國開行全資子公司國開金融有限責任公司副總裁左坤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的專訪。

防范風險首先要判斷識別投資對象

NBD:國開金融的投資項目有什么標準?

左坤:國開金融是國家開發銀行的全資子公司,我們是一個做股權投資的平臺,到明年正好成立10年了。2008年開發銀行商業化改革的時候,國務院批準設立國開金融,到目前為止我們也是中國銀行體系里面唯一的一家投資公司。

在某種程度上,國開金融肩負著一個金融改革探索的使命,就是說銀行能不能辦好投資公司,而且這個投資的功能能不能更好地服務國家戰略和銀行自身的發展。

國開金融成立近10年來投資了不少項目,到目前為止我們形成了五大業務板塊,分別是:城鎮開發、產業投資、海外投資、基金投資和集成電路,每個板塊都有完全不同的行業特點和市場運作的方法。總的來講,國開金融選擇項目主要看兩個方面:一是戰略必要性。就是看這個項目是不是符合國家的戰略要求,符不符合國開行的政策目標。二是財務可行性。就是看這個項目是不是能夠很好地控制風險、實現合理的投資收益,避免造成未來的財務損失。

NBD:對于投資,首要的是防范風險,國開金融有哪些防范風險的措施和手段?

左坤:經過10年的發展,國開金融積累了比較豐富的風險防范經驗,我們的風險控制和經營業績是非常不錯的。我的體會是,防范風險最關鍵的環節還是要有很好的專業判斷能力、把項目選好。這里面涉及的因素很多,因為每個項目所屬的行業、地域、運作方式都有很大差異,投資團隊需要做因地制宜的判斷,包括項目的合作方、企業的創始人、操盤團隊的能力等,需要做非常復雜的全方位的評估。

NBD:國開金融投資的板塊和領域是多元化的,對于現在很熱的文化旅游板塊,國開金融有沒有關注和投資?

左坤:文旅這個板塊一直是國開金融的重點關注領域,過去10年我們在全國已經投資了一批文旅項目,而且現在也正在不斷地擴大文旅項目的數量和種類。現在國家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我認為文旅產業應該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核心方向,因為它是滿足富裕起來的中國老百姓娛樂休閑、精神層面的巨大需求。每年都有很多國人出國旅游,大家普遍感覺中國的文化旅游設施和服務水平,不僅與發達國家相比差距很大,甚至與一些發展中國家都有一定的差距。我們國家有這么多好山好水和歷史文化積淀深厚的地方,如果能夠把文旅設施建設好、運營好,吸引更多的老百姓在國內旅游消費,將成為拉動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

在文旅產業的發展方面,我覺得我們還做得遠遠不夠。基于國開金融的實踐經驗,我認為當前從事文旅產業的企業面臨很多困難,需要跨越“三座大山”:一是地方政府的支持,也就是說能不能得到很好的政策支持,特別是在規劃、土地,以及在旅游資源方面的充分授權。二是金融機構的支持,是不是能夠得到長期、大額的資金支持。對文化旅游行業來講,融資期限其實比融資成本更重要,一定要靠長期資金,因為文旅設施需要花費很大的精力去培育、孵化甚至試錯,從項目建設到具備人氣、再到商業價值提升,往往需要10年、15年,甚至20年,如果你只能拿到短期的商業貸款,不僅項目很難做成、做好,而且將面臨巨大的現金流斷裂風險。目前,在我們國家的金融體系中,能夠像國開行這樣提供10年、15年期貸款的金融機構是不多的。融資的短期化不利于高品質的城鎮化和文化旅游產業的發展。三是文旅企業自身的能力建設。因為搞文化旅游掙的是辛苦錢,需要彎下腰來,去創意,去運營,要做好很不容易。現在很多開發商轉型搞文旅,愿望、理念都好,但知易行難,能夠做出高品質產品的不多。要讓中國的文旅企業達到世界水平,我們還需要更多的耐心和努力。

社會資本跟進“鄉村振興”需要過程

NBD:我們了解到,國開金融提出過一個“鄉村振興”的概念,能介紹一下國開金融在“鄉村振興”中的一些模式和經驗嗎?

左坤:是的。國開金融在3年多前,大約是2015年下半年,研究提出了一個鄉村建設的模式,全名叫“以市民農莊為抓手的城鄉一體化建設模式”。這個模式不是心血來潮、憑白空想出來的,因為在此之前我們已經有近7年的城鎮化開發實踐,無論是大規模的城市新區還是小而美的特色小鎮,都涉及農民的拆遷安置和農村土地的整理,所以我們關注研究鄉村已經很久了,我們一直在思考鄉村怎么辦,但一直找不到好的商業模式。因為國開行、國開金融雖然是以服務國家戰略為目標的開發性金融機構,但我們畢竟不是財政撥款,也不是慈善基金,錢投出去是一定要回收的,不能夠形成損失,所以一定要有商業模式。

在鄉村建設商業模式的醞釀過程中,我們有個深刻體會,就是如果只是在農民、農業的范圍內去設計,難度很大。因為農民收入不高、農業的利潤很薄,如果要支撐比肩發達國家的、高品質鄉村建設的成本,是根本不可能的。這個錢誰來出呢?現在全國的鄉村建設多數是靠政府投入,但政府一方面負債率比較高,很難拿出更多的錢搞鄉村建設,另一方面政府投資在機制和效率上也有很大短板,必須要引入社會資本和市場機制,這就離不開商業模式。

最終,我們把鄉村建設商業模式的支點,放在了“市民下鄉”上。我們發現,日益富裕起來的市民階層對高品質田園鄉村生活的需求是十分巨大的。如果國開金融能夠帶著那些有理想和情懷、有資本實力的企業下鄉,在政府的支持下,不再采取傳統的城市拆遷、讓農民離開的方法,而是跟農民合作,讓農民也成為股東,我們幫助農民來經營鄉村,把鄉村重新規劃布局,通過前期的大投入,把農民安置好、把鄉村的生態環境和配套服務設施打造好,基本達到甚至超越發達國家的鄉村水平,然后吸引市民下鄉,通過市民的投資消費,回收鄉村建設的成本,并帶動鄉村的長期發展。我們堅信,這個商業邏輯是成立的。

在我們看來,市民下鄉有三重重大價值:第一,是短期的經濟價值,即市民的投資消費在短期內有助于快速解決鄉村建設的大額成本問題;第二,是中期的民生價值,即市民下鄉后將產生巨大的生產和生活服務需求,在中長期內能夠解決農民的持續就業問題;第三,是長期的社會價值,從長遠看這將是最重要的價值因素,即市民下鄉將為鄉村注入強大的市民知識階層,包括退休的政府公務員,以及各類企業主、藝術家、高級白領、知識分子、自由職業者等,從而改變鄉村老幼相守、缺乏知識分子的人口結構,構建強有力的鄉賢階層,并借助下鄉市民的資金技術和文化素養,帶動鄉村發展和農民整體素質的提高,加速鄉村以文化為支撐的全面復興。

國開金融這個模式3年前提出來之后,就得到國家發改委的支持,批準我們開展全國試點。去年十九大中央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以來,我們這個模式得到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和企業的歡迎,目前這個試點正在加速推進。

NBD:“鄉村振興”的理念和想法挺好,但“鄉村振興”中的金融供給如何保障?

左坤:十九大以后,金融業對鄉村振興是高度關注的,我了解很多金融機構都在研究怎么參與支持。但客觀地說,當前還面臨不少困難,關鍵就在于鄉村振興缺少商業模式,愿意下鄉搞鄉村建設的企業不多,金融機構面臨資金放不出去的問題。如果國開金融的市民農莊試點能夠探索出一個有效的鄉村建設商業模式,這對金融機構參與鄉村振興將有很大的帶動作用。

當然,即便是我們的市民農莊模式試點成功,金融機構在參與提供貸款支持的時候,也要做出很多的創新安排,不能照搬傳統的貸款模式。比如,在期限上,就要盡可能地長一些,因為鄉村的文化旅游、養生健康等產業設施需要培育。在抵押擔保上,對農村集體土地的估值標準和準入門檻要適當減低,以前金融機構對于農村集體土地的抵押基本是不接受的,因為商業價值不高。這些問題,都需要在實踐中不斷統一思想、完善調整。


浙江十一选五网址